宣華上等 :

前言:
遊記。
用書信往來的方式記錄,因為設定中其中一位有刊登以及出版,所以應該會有讀者來信。
科技年代在工業革命之前,信最快是用馬匹,而出版已經有活字了。
雖然有一份旅途規劃,但私心挑我最愛的大荒原動筆。
目前根本沒到大荒原的首都,還在半路。
本篇出現兩個地名系統,請當成蒙語以及古漢語來看。
(霍驒草原.哈斯--6/10-->大荒原.明澗城)
---
親愛的慧茗:
------我動筆的時候,已經是離開哈斯的第六天了,此時你應該正在讀我在那裏寄出的信,而你讀到現在這句話的時候,又是十一天以後了。那時我應該已離開明澗城,在往青黎的路上。多麼神奇啊,我在紙上向未來的你寫信,而現在的你正讀著過去的我的文字,難道空間會將時間切割,而媒介即是筆墨嗎?我們之間居然存在著時差。
------我跟著商隊離開哈斯,一路上,芳美的草原越加稀疏,馬蹄落地時揚起的也已不是清香的草葉,而是細微的沙塵,草原雖已是乾季,但一路向南,空氣卻越加乾燥,往往走上一天都看不到半株植物,遙遠的地平線是渾濁的,而腳下只有紅土。目前我下榻於玉平村,之前同路的商隊到這裡就要折返,而我將繼續往明澗城前進。
------今天晚上有雷聲,畢竟玉平村往南就是大荒原的範圍。大荒原在這地方的居民的口中,代表了乾旱、兇猛的生物、落雷以及大雨。烈日當空時一片死寂,傍晚烏雲罩天時卻有各種危險的生物出沒,喧囂四起,而一旦入夜又歸於死寂,因為雷雨要開始了。這裡的雷會一直打到地上,只有待在石面上才是安全的。這是我從一個老伯口中聽來的:早年大荒原從為了搶奪石源而掀起戰爭,直到冊將軍統一大荒原,並開始將城市往地下發展,大荒原才和平起來。而當初第一個挖掘的城市就是明澗城。他們沿著地縫下到暗無天日的地方,直到逃離落雷的威脅,然後沿著地穴開挖、拓寬,依靠散發螢光的指苔照明,世世代代住了下來。
------你覺得冊將軍真有其人嗎?我在這裡聽到的版本是:冊將軍是不老的精靈,為了守護大荒原而降臨,因為與女王建立友誼才幫助她復國、戍邊,所以當女王去世時就回到大荒原,而當明澗城建好時,冊將軍就消失了。史家公認冊將軍是一個稱號,畢竟冊將軍活躍了超過三百年,人不可能活這麼久。但我想你會喜歡這個版本的,比起被背叛而身殞北疆,這個故事顯然單純的多。
------明天早上我會去問問有沒有往南的商隊。晚安。

◇ 留言:を書く/見る(0)
◇ 引用:する
◇ カテゴリ : 總務§Clia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