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華上等 :

旅者之筆與作家之眼(0)-敬啟者

敬啟者 願智慧照耀你的道路
遺憾地,我必須傳達以下不幸的消息:成毅小姐已於七月十八日下午三點病逝。在場有索彌雅夫人、安彤以及郵差雷恩先生,以上三人見證她的死亡,願她在彼岸安息。
在來到此地的路上,我第一次期望你的未卜先知可以失準一次,可惜我還是來晚一步,沒有追回慧茗小姐的訃聞。
因為在里亞諾特拉山脈中遭受山難,被山民救出後,成毅小姐一行正在諾伊冰谷邊緣的小鎮養傷。成毅小姐的傷勢非常嚴重,突聞噩耗便溘然長逝。當天晚上,索彌雅夫人也在睡夢中停止呼吸。索彌雅夫人的愛侶在之前的旅程中就意外身亡,據安彤所言,全因成毅小姐的鼓勵才振作起來,沒想到又受此打擊,希望她能在彼岸與她的丈夫相聚。
經過討論之後,安彤將把職責暫時轉交給我,也就是,我會帶著慧茗小姐與成毅小姐的遺體回眾名居安葬。而安彤將會遵照成毅小姐所託,將烏符先生與索彌雅夫人的遺物送回他們的家鄉。
今天,索彌雅夫人的遺體已經按照家鄉習俗火化,而成毅小姐的送葬禮將在明天舉行。山民中也不乏成毅小姐的愛戴者,他們將以最隆重的禮儀為她送行。所以我明天清晨才會離開,而安彤此時應該正在攀爬險峻的雪山。
多麼遺憾,世界失去了兩個優秀的靈魂,她們的故事本可以延續下去,卻已永遠絕筆。我能做的,也只是讓這些篇章繼續傳唱下去。肩負這樣的職責,令我心中充滿榮幸與哀傷。同時,我也想起,那天我走得多麼匆忙,為了追趕死神的羽翼,沒有與你好好道別,明日我將啟程前往眾名居,完成與慧茗小姐以及成毅小姐的協議後,就會直接開始下一個任務了。這也代表著,我們並肩行於原野,談笑與爭論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,而再相見又不知道是何時何地。與你的生活難以放棄,但我的使命卻召喚著我。
我也只能在信中致上祝福了,吾友。希望下次見到,不要是我的葬禮啊!
此致
令澤先生

你真摯的
洛德銘

---

暖色的陽光穿過窗櫺,撒在潔白的床單上。床上的女子睜開眼睛,眼中思緒萬千。她沉浸在綿長的呼吸中,好一會兒才用手肘將自己從床上撐起,換成半坐臥的姿勢,然後拉近邊桌,將筆蘸上墨水,展開紙捲。
先在上一段之後加上一個分段符號,女子標上了今天的日期,寫下:[今天我做了一個夢,有關於一封信,以及],然後她停下筆,一番思考後,又劃去了這行字。躊躇的提筆又幾度停止後,她放下筆,轉而敲響床頭櫃上的小鐘。
不一會兒,一個高壯的婦人敲門進來,那是一個看得出久經勞作的女性,堅毅的輪廓上有著慈愛的線條,強韌的手上拎著一個裝滿熱水的木桶。
[慧茗小姐,今天妳起的特別早,睡得好嗎?] 婦人將水桶放下,把邊桌推到一邊,然後趨前抱起女子。在寬大的手臂中,女子顯得分外纖細脆弱。
[還好,還是有作夢,但已經不是之前那樣了。] 慧茗配合的抱住婦人的頸項,頭靠在她的肩膀,好被轉移到一旁的輪椅上。[貝蘭夫人,叔叔起來了嗎?]
[令澤先生昨天讀書讀得很晚,現在還在休息。] 貝蘭安置好慧茗後,從水桶裡撿出一條毛巾擰乾並遞給她。[這實在不是一個好習慣不是嗎?尤其那位書靈先生也是這樣,真是不愛惜身體。]
[確實如此。不過兩個學者湊一起的時候,難道能期待他們保持正常的作息嗎?] 慧茗將溫熱的毛巾貼在臉上,發出舒適的嘆息。[我有事找他,要等洛德銘先生不在的時候。]
[好的,待先生起來我會提醒他……而且會避開那位先生。] 貝蘭點點頭,然後微笑道:[成毅小姐上封信所提到的煎餅是用小麥粉作的,我們摻一點蕎麥粉怎麼樣?]
[這個時節……太奢侈了。] 慧茗笑得瞇起眼。邁入深冬,延雲這個小地方已經很少有集市了,除非是望風台地上的經霜小麥。經霜小麥只有在望風台地上種得出來,這個品種擁有迷人的香味和口感,而且稍微放上一點時間味道還會更好。因為望風台地上複雜的共耕配給制度,被分配做商用的作物運下山時,往往都是冬初了。也因為配給限制,經霜小麥的產量雖多,卻大多用以滿足內需,外貿的少,自然物以稀為貴。商隊運到月馥平原來,價格能翻上幾倍,如果到更北的龍牙平原,經霜小麥可是炙手可熱的奢侈品。
[為了做出如成毅小姐描述的口感,可不能只用蕎麥粉啊。]
[那也可以等到明年夏天的月小麥?畢竟那便宜的多。] 慧茗仔細地完成盥洗活動後,將毛巾遞給貝蘭。
[但是要忽視小姐桌上那些食記錦集實在太難了啊!] 婦人將毛巾進入水中,然後向女子眨了眨眼。
[貝蘭夫人,妳太過分了。] 慧茗別過臉去。

不約而同的笑聲響起,穿過窗櫺,隨著清早的微風散去。
---

13.7
今天貝蘭夫人做了妳在上封信提到的煎餅。它們非常美味,可惜不能捎去讓妳嘗一嘗,好評斷是否跟當地相差無幾。
這段時間有一位眾名居的書靈拜訪,我們的作品將刊登在眾名報上了,這也代表我們可以使用眾名居的郵政系統,有專門的馬匹來往各地,我也可以更頻繁的與妳通信。據這位名為洛德銘的書靈所說,眾名居有比馬匹更快的通訊系統,但僅限於危難時使用,當作者因為種種危機可能無法保存著作時,才會啟用這種系統以傳送並保存這些[智慧的結晶]。我希望我們永遠用不到這個。但我也能想見,眾名居成立的時候,遠方戰爭才剛結束,諾斯邦聯失去了一個屬國,便紛紛加強思想控制,而舊王軍雖然元氣大傷,卻仍然在中原流竄,南方向來是蠻荒之地,更難以孕育並保存這些作品。眾名居是在怎樣的理想中與壓力下成立的?數十年後的我們能想像出的,恐怕僅為十中一二。
我的書靈是一個北地人,我想他有塔克涅人的血統,因為那種金屬色的頭髮和眼睛實在太醒目了,他的本名應該是用一種古老的語言組成的,我甚至不能辨識,幸好他還有一個中原名字,否則就太尷尬了。妳的書靈是誰,又是怎樣的人呢?據我所知書靈確實會照看作者並記錄著作,但我不知道住在作者家裡是否是慣例,還是單純因為碰見志同道合的學者,才應邀請住下來的呢?看他們談天說地,我不禁懷念起當時我們四處遊歷的時光。
成毅,我想念妳。

[(0)-敬啟者]完
[旅者之筆與作家之眼]待續
◇ 留言:を書く/見る(0)
◇ 引用:する
◇ カテゴリ : 總務§Cliat

大家好久不見,這裡是還在修羅場的小網管,在這個接近期末的日子,希望大家不要像我一樣還一堆事情積著沒做...

首先,社團名稱確定變更,從今以後我們社團就叫「宣華上等」,大頭貼也已經變更成社團形象圖囉,還請大家多多指教!
之前第一次社聚討論了很多社團的未來方向,帶小網管整理好之後會放上來告訴大家,還請大家拭目以待。

然後關於報攤的部分,目前確定要報今年9月7日在師大中正堂的「Comic Nova3 原創交流展」(就是原創場喔),希望到時候可以跟大家見面//

大概先這樣,不過放公告沒放圖好像有點失禮,所以我就放一張我的上課筆記隨手塗鴉吧!小網管是社員中最不會畫畫的,還請大家多多包涵~

img182.jpg

是個還在構思階段的故事角色,很喜歡設計飾品w
◇ 留言:を書く/見る(0)
◇ 引用:する
◇ カテゴリ : 相關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