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華上等 :

大家好,這邊是極限突發小報的悠楓/UN。
『今天』的原創場有圖書擬人小報寄攤在E20,有參場的朋友歡迎帶它回家。
抱歉這麼晚才發文(跪

By剛畫完一面等等早起要排另外一面印好才能出門的小網管悠楓
奇怪,我明明是原案啊
◇ 留言:を書く/見る(0)
◇ 引用:する
◇ カテゴリ : 相關公告

有些人偶而需要一些BE來維持腦袋活動。

----
有時候我也不知道我是誰
----

James在大門撞到牆上的前一刻動用了準備好的緊急脫身計畫。隱蔽的路線,外套和帽子。但在走出交易地點的建築的時候,他看見一個人站在巷口 。

[怪不得你總是能在圍捕中逃掉,怪不得老Mike在包圍圈放了一個破綻。] 對面的人端著槍慢慢迫近,語氣嘲諷。[原來你有個內應。]

[好久不見,John。] James拉了一下因為急忙套上而沒穿好的外套。

[不過,就算抓到你又怎麼樣呢?] John提了提槍,示意James的手離脇下的槍套遠一點。[反正不用多久你就可以被放出來了。]

[都是Joshua的錯。] James攤手,埋怨他的頂頭上司。[讓我在牢裡休息一天都不行,所以我又要辭職啦。]

[如果我在這裡擊斃你呢?也許你是那種被槍指著還要試著扣板機的人。] John低聲說。[我知道你是這種人。不對……我好像從來不知道你是哪種人。]

James沉默。

對面的人也沉默。他們僵持了許久,最終John先開了口,聲音嘶啞:[把槍丟過來。]

James嘆息一聲,伸手拔槍。但當他抬頭的時候,眼神卻一凜。

三聲槍響。

----

[居然讓一個小毛頭看出來,Mike,你真該警覺一點。這次我幫你壓下來了,但那個小毛頭那邊你要解決。]

[這次手臂的傷,就多放幾天假,你好好勸勸。再好好罵一頓。]

Michael默默的點頭。

桌面上攤開著一份文件,第一頁左上角的照片正是這幾天瘋狂報導,在一次緝毒行動中被擊斃的”響尾蛇”,這個人曾待過好幾個犯罪組織,有人說他是看情勢不對就會拋棄東家投奔其他組織,也有人說是準備離開前倒打以前的組織一耙,但他一直風生水起,直到昨晚死在一個基層員警手裡,跟他現在的組織同進退了。

照片中的年輕人穿著畢挺的制服,眼神明亮,容光煥發,是張一定贏得過不少芳心的臉。

在離開上司的辦公室前,他再問:[真的不能還他清白嗎?]

對方沉默,然後深深嘆了一口氣。

[他做得太好,還有太多資源和門路留……]

Michael走了,門重重的關上。

William不知道這次是否會失去這個老朋友。他將桌上的文件拿過來。照片中的人為了照相而繃起正經的表情,但眼裡的光芒與嘴角的弧度都如此年輕。

他記得這個年輕人還不叫James的時候。他充滿鬥志,精力充沛,隨時準備好為人民與國家犧牲。在知道自己被選上的時候,他唯一苦惱的事情就是:他可以告訴哪些人?

當時他戲稱:只有配偶可以知道。

這個年輕人眼睛馬上亮起來:那我能請半天假去求婚嗎?

William翻動文件,附件裡有一封信的影本,標上了證物號碼。那是第二天早上他回營的時候請他轉交的信。

----

那天陽光很好。他衝進店裡,櫃台小姐促狹地對他笑,從櫃檯後面拿出那個盒子。然後他來到他的門口,急不可待的敲門。

屋裡沒人。剛畢業,他也跟他說他會留校一周,也許他跟朋友出去了。

他在門廊上坐下,摩娑著口袋裡的盒子。

秋初的陽光暖洋洋的,他等待著他的愛人。

End

筆記:

1. 名字都來自{Map: Six Decades of the Most Popular Names for Boys}

2. 其實James(我沒提本名,也沒設定...)跟John相對無言的那段原本是有對話的,但後來還是讓他們沉默了。被刪掉的那句話就變成了標題。
◇ 留言:を書く/見る(0)
◇ 引用:する
◇ カテゴリ : 總務§Cliat
2014/09/03(Wed)   [陵北] 愛 : 總務§Cliat

[靖遠,你還太年輕了。] 她沒有接過少年手上的花。

[如果你在這條路上走下去,那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。人生七十年,太短,所有人都忙著生,忙著死,沒有時間來想自己到底是什麼。]

[為什麼熱戀中的人們會變的幼稚呢?那是重現幼時的時光。那個時候,我們什麼都不必做,就有人喜愛我們;一舉一動,都能讓別人歡喜。柔軟的呵護、親吻與擁抱,這種毫無理由的喜愛,沒有保留的付出,讓人們覺得自己很重要。]

[之所以單戀的人覺得自己渺小,就是把自己重要與否的決定權,交在了別人的手上。靖遠,你要記得,只有不知道自己是誰的人,才需要依靠別人的重視為自己定位。你有比其他人都更多的時間來思考,而你終究會明白,不管別人怎麼看你,你仍舊是你自己。] 她嘆氣,輕撫少年的臉頰。

[信任,支持,以及包容,這才是人與人之間最堅固的連結。]

---

去愛山川與森林,愛河流與海洋,因為這種愛是獨立的,是純粹的。
◇ 留言:を書く/見る(0)
◇ 引用:する
◇ カテゴリ : 總務§Cliat
2014/09/03(Wed)   [56營] 書籍 : 總務§Cliat

Wilhelm最昂貴的財產是一本<雅歌>,他存錢買紙,在中央圖書館一字一句抄來,由檢核處確認過沒有半個錯漏。他不時的會讀一讀,因為那是他第一次接觸到聖典和教條以外的東西。

他的第二本書是<月下集>,他策馬奔馳數百公里,從以前發現的小道溜進中央圖書館,就著月光偷偷抄寫下來。因為這是一本禁書,只供聖職人員在館中閱讀,而當時他已經失去那個身分了。

Wilhelm會為他的伴侶朗誦<雅歌>,還有從別處背下的詩句。傍晚,營門深鎖,Wilhelm點燈,藉著詩句,在茫茫的黑夜中用古老的諾斯語向他的伴侶告白。他為他指出紙頁上手寫的字體,告訴他每個單詞的念法,吟詠的語調,在嘉德語中的意義。

抄來<月下集>後,Wilhelm還未來得及將這本洛姆連的經典念給他的伴侶聽。他與他的族人便燒毀了囚禁他們的軍營,投奔了自由。

而他沒有殺死,也沒有帶走Wilhelm。

--

我願為我的愛人在月下跳舞,高聲唱歌。若不是為他,我便要害羞了。
◇ 留言:を書く/見る(0)
◇ 引用:する
◇ カテゴリ : 總務§Cliat